大发88

Mc喊麦网

2017年09月13日 06:42:28

字体:标准

  20年前的每个中午12点,从学校跑回家吃午饭的郭鹤鸣急匆匆打开电视机。里面说书先生惊堂木响起时,午饭也端上了桌。吃的什么他早已忘记,但单田芳、连丽如、田连元等老艺术家的不少眼神动作,都印在了他的心里。

  20年后的周末晚上6点半,郭鹤鸣已然坐在了小桌里面,拍起了惊堂木。一套大书说起来,十多个二三十岁的小伙子,乖乖地坐在他对面,茶水爆米花端上桌,有人聚精会神,也有人刷朋友圈、玩手机游戏。

  即便“实体”评书观众不多,他也愿意守住小剧场这方“阵地”。

  小“剧场”仅有8张茶桌

  位于护国寺宾馆里这处小“剧场”,其实只是个小厅。郭鹤鸣介绍,因剧场经理时常组织京剧票房等曲艺活动,这里已成为很多曲艺人的聚点。

  小剧场里摆着8张桌子和三十多把椅子。星期六晚上6点半,武启深、武宗亮、郭鹤鸣三位说书先生换好了衣服,开场之前,他们和听众们说说笑笑,惊堂木一响,武启深开场《海盗侠商郑之龙》,一个小时后是武宗亮《小五义》,最后则是郭鹤鸣一个小时的《哈利·波特》。

  三位说书先生风格各不同,武启深大光头穿一身黑色休闲西服,但说起书来颇有老评书风范;武宗亮穿红色长袍,说的又是传统节目,表情丰富;郭鹤鸣穿着短袖唐装,他坐在台上如同在讲故事聊天般放松,《哈利·波特》这非传统节目里,也穿插着不少中国典故、时髦新词儿。

  这里听书的“门票”为30元,“其实算不上门票,只是个茶水钱。”这一天,小剧场里只坐了十多个人,多是二三十岁的小伙子,加两位年轻姑娘。向服务员叫了爆米花的小伙子,每颗爆米花都是用舌头抿碎后咽下肚的,从不发出大嚼的声音;小剧场里不时静如深海,不时笑声如雷,每段评书结束,观众无一不鼓掌。

  每场每人收入百十来块

  郭鹤鸣介绍,他和几个说书先生在这处小剧场已经表演了一年时间,人多的时候茶桌前坐满人还要加排椅子,人少的时候则只有十人上下,“夏天、星期五人少,估计大家要么出去凑饭局了,要么都在加班呢。”

  演出这一场,每个人收入不过百十来块钱,“为了保证质量,我每星期一到星期四在家做准备,周末三天晚上说三场。”郭鹤鸣说。小剧场的收入并不能让说书先生养活自己,“我们与网络电台有合作,那里的收入是‘大头儿’。”在喜马拉雅网络电台上搜索,可以看到郭鹤鸣的《哈利·波特》每期的播放次数都在数万。

  提起来剧场听书的原因,年轻姑娘颇是坦白,“就是喜欢听他说书,我跟了他三年了。”郭鹤鸣拱手致谢,“这些爱好者里面还有跟了我七八年的呢。”

  新观众多了恰恰是失败

  郭鹤鸣靠说书过上好日子是最近两年的事。提起之前的生活,则是一路酸楚。郭鹤鸣生于石家庄,11岁起在少年宫学评书、相声、快板;中学时到老师家里学习;当兵期间成了文艺兵;至后来考北方曲校、进出德云社,一直在与说书为伴。

  “最少的时候演过20元钱一场的,后来50元,再后来100元。”很长一段时间,说书的收入都在这个数字上下,一个月说上几场书,连千元房租都挣不出来,不得不让父母资助。“光搬家就不知道多少次,全北京城找便宜的房子去租,坐着公交车赶场。”

  最困难的时候,他在天坛公园还找了一份工作,下班之后奔剧场,这样干了一年多的时间。直到2014年底,他开始接到一些曲艺台本的散活儿,多年的积累得到发挥,“手里总算超过一万块钱了。”

  为什么在剧场说评书难挣钱呢?郭鹤鸣说,因评书篇幅有大有小,一部书听下来可能需要连续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老话说“听得起唱戏,听不起评书”道理在此。“在北京听书得有俩条件——有钱、有闲。其他的演出形式盼着来新观众,人越多越好;可是对于评书来说,新观众多了就没了连续来听的人,恰恰是失败。”

  真的能每场必到的人实在不多,“这样的老传统,与现在的生活节奏相悖。”不过,郭鹤鸣认为,剧场里演出是说书先生的“根基”,因此一定要坚守。

  最少的时候只有一个观众

  上小学的时候,每天与午饭相伴的必是电视中的评书节目,身边也有一批喜欢听书的长辈、同学,“当时电视上老播评书。”

  到了自己能走上舞台的年纪,他却发现观众并不多,“我记得有一次我和一位老师搭伴,开场时间到了,台下没有一个观众。这位老师居然对着服务员摔了醒子(惊堂木)就开始说,让人佩服他的敬业。前两年还不止一次遇到只有一个观众情况,我们便跟人家商量,如果能接受,退了票钱,咱改聊天呗。”

  有的游客奔着其他曲艺而来,“听了一会儿也没听明白,结果人家骂着街就走了。这些都体现了评书这种形式的特殊。”

  郭鹤鸣很期待能有老观众,“我们可以向这样的老人请教,人家一准看过传统的评书,对评书有自己的理解。咱北京这块土地上,观众素质都不错。”

  说书人和观众都双双断档

  这些年,“老先生们井喷一样地走了。再遇到问题请教老先生之前,我得先想想,那位老先生还在不在世。”

  少了的又不止老前辈。不少学曲艺的同学,毕业之后难以靠专业维持生活,纷纷转行,“年年如此,谁还愿意学曲艺?前一阵子我认识了一个90后弹单弦的小伙子,水平不错,很多人把他看成了宝贝。这样的年轻人可越来越难见到了。”

  不过,说书先生太年轻也不好,“按理说,说书人的人生阅历应该凌驾于观众之上。如果让人一眼看去,台上说书先生像是刚撂下书包走出校门的孩子,他张嘴‘民国时候……’您在底下听着,心里肯定得说,你又没赶上民国,还没我岁数大甭给我讲历史。”也是这个原因,剧场里的观众大都是80后、90后乃至00后。

  现在想起小时候对评书的迷恋,郭鹤鸣才明白,“其实评书已经断档了,只有上世纪80年代时听过评书的一批老人们耳朵还渴。”断档导致说书先生的水平、观众的数量,都难以和昔日相比。

  也讲《哈利·波特》新题材

  包括他在内的一批年轻说书先生,也在努力开发一些新的题材,如《哈利·波特》、《藏地密码》等。“既要通俗易懂、人们喜欢,也得我们说书人也喜欢也能够驾驭,这样的题材并不好找。”

  据郭鹤鸣所知,有的年轻曲艺演员试图录唱片为自己带来一些收入,但考虑到作品上网后无法控制版权,便放弃了。“虽然社会开始重视知识产权,但改善来得太慢了。恐怕很多艺人都扛不到保护版权意识真正深入人心那一天就改行了。”

  “一位老师说过,干这一行你努力未必能成功,如果不努力就一定不会成功。话说回来,哪个行业不是这样呢?我既然自己喜欢评书,那我就努力吧,万一成功了呢。” 本报记者 张硕 

  【环球网快讯 记者 赵衍龙】据法新社社5月3日报道,朝鲜中央通讯社确认该国逮捕一名美国教授。另据路透社消息,朝中社报道称,该男子名为Kim Sang Dok,其被指控从事“试图颠覆朝鲜政权的敌对犯罪行为”。

  目前,朝鲜执法机构已对其犯罪行为展开调查。

  外媒:一位美籍韩裔教授“金某”被朝鲜方面扣留

  有多家媒体4月23日曾报道称,一位美籍韩裔教授“金某”在打算乘飞机离开平壤之际,在机场被朝鲜方面以不明原因扣留。

  此前,这位教授在平壤任教的大学已经发表声明,证实了这一消息。 “平壤科技大学”23号发表声明说,这位美籍韩裔教授“金某”50多岁,他的英文名字是“托尼·金”,韩文名字的音译是“金尚德”;他在平壤科技大学教了大约一个月的会计学,本月22号,他在平壤国际机场准备离境时,被扣留。

  韩联社报道称,朝鲜政府周五(4月21号)拘留的这名美国公民姓金、50多岁,已在朝鲜逗留一个月。金某在朝鲜从事“慈善活动”,其后打算出境时,在平壤国际机场被捕。

  俄罗斯卫星网报道称,目前已有3名美国公民被朝鲜当局拘留。一名是22岁的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学生Otto Frederick Warmbier,另一名是韩裔美国牧师金东哲(Kim Dong-Chul)。

  据悉,自2009以来,有超过10名美国公民因反政府罪和其他罪行而朝鲜政府逮捕判刑。

  5月中旬,“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在北京举行。这是继2014年亚太经合组织(APEC)北京峰会、2016年二十国集团(G20)杭州峰会之后,中国又一次重大的主场外交盛会。从APEC关注区域经济一体化,到G20升级全球治理,再到“一带一路”引领全球共赢发展,三场盛会就像三个台阶,展示出中国在全球格局中的话语权梯次上升。

  全球经济发展需要国际合作机制来引领,区域经贸安排、区域集团化以及布雷顿森林体系、G20等国际合作机制,都曾为全球经济的前进方向提供指引。而在当前,全球经济出现了许多新的变化,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占比快速上升,亚欧大陆成为全球生产与消费主要动力源,以新的理念与方式建设国际合作机制,已成为全球发展的迫切需求。中国在全球格局中的话语权梯次上升,正是对这种迫切需求的响应。

  2014年APEC北京峰会,让“中国梦想”对接世界。经过多年快速发展,亚太地区已成为世界上最具活力的地区。而在2014年迈入“十万亿美元经济体”行列的中国则是这一地区最具活力的市场。中国主办2014年APEC北京峰会的意义,正是让“中国梦想”对接“亚太梦想”,实现共同发展。而2014年APEC北京峰会成果《北京纲领》则提出了亚太自贸区与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蓝图。今天看来,让“中国梦想”对接“亚太梦想”,正是中国从为世界作出经济贡献跃升到为世界作出议程贡献的一个台阶。

  2016年G20杭州峰会,让“中国方案”推动世界。2016年,当G20峰会来到中国时,世界正面对经济复苏乏力、深层次矛盾凸显、新的结构性问题不断涌现的复杂局面,全球经济与全球治理又到了一个转折点,如何有效协调各国的政策、找到新的增长动力,世界的目光都在看中国。对世界经济来说,杭州峰会是新旧动能转换的节点。而中国通过凝炼在“创新、活力、联动、包容”8个字中的一系列“中国方案”,推动了全球治理从稳增长到促发展的转型、G20机制从危机应对到长效治理。对中国来说,G20杭州峰会使中国迈上了为全球治理提供推动性方案的新台阶。

  而2017年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让“中国节奏”引领世界。“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改变了全球经济合作的方式,通过将“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纳入同一个倡议体系之下,变传统的基于货物贸易进行双边往来的方式为全方位深度合作。由于“一带一路”倡议顺应时代发展所需,变传统的“由面到点”国际经贸框架为“由点到面”的合作,提出以来受到广泛欢迎,进展超出预期,成为当今时代国际经济合作的新范式。“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召开,将把“一带一路”这个巨大的包容性发展平台立体展示给世界。这是中国自主设置议题、自主邀请、自主推进的一次盛会,将引领世界奏响共同发展的交响乐。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

  MMA(综合格斗)推广人、教练徐晓冬KO雷公太极掌门雷雷,成了近日网络热搜话题。新京报记者昨日专访北京体育大学武术学院院长张强强,他表示对这个事件应从多个角度进行看待。中国武术是一个大的体系,分套路和实战(散打)两部分。作为武术的一个分支,太极也分为套路和具有技击性的推手两部分。针对武术技击性下降的论调,张强强称这一说法并不准确,武术的技击性这些年一直在提升。

  武术最早是一种杀人技

  新京报:徐晓冬KO雷公太极雷雷这件事,你怎么看?

  张强强:这事情从两方面来说吧,从积极的方面看,首先是让社会大众更关注中国武术,关注中国功夫。我个人认为徐晓冬有些提法是有一定意义的,现在中国传统武术确实有一些所谓的大师在招摇撞骗。通过这样一种极端的方式,揭露一些伪大师的真面目,有一定意义。

  但作为一个专业人士,这个事情要非常理性地分析。首次要知道武术的定义是什么?武术在最早是一种杀人技,是为了保护自己,击倒对手,甚至杀死对手为出发点的。现代社会,武术成为一种强身健体、传承中华传统文化的体育项目。

  新京报:之前有类似综合格斗选手挑战传统武术的事情吗?

  张强强:以前也有过类似的做法,但其实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除非他自己刻意去做这个事情。

  新京报:太极到底有没有实战性,你怎么看?

  张强强:太极本身也分两个方面:第一个是套路演练,以强身健体为主,更多的是一种文化展示和文化符号。

  另一方面,太极也有自己体系中实战的一面,就是太极推手。推手是有技击性的,但它也有自己的规则,像日本的相扑一样,只能推不能打。雷公太极雷雷我不了解,其实太极推手高手的功夫是十分了得的,把一般人扔出去也是很轻松的。反过来想,如果徐晓冬用太极推手的规则和雷公太极雷雷去过招,结果可能完全不一样。

  新京报:相比推手,大众对太极的印象可能更多的是养生和健身。

  张强强:为什么大家对这个事件那么关心?因为大家对专业的东西不是很了解,大部分中国人对武术的了解多来自武侠小说。其实武术有自己的体系,有套路有散打,因为这次特殊事件,导致一部分人有不同的理解和想法。

  作为武术的一个分支,太极更适合现代人对健身的需求。而且作为中国一个传统文化符号,已经在全世界深入人心了,老百姓这样看也没问题。但其实作为一种技击项目,太极推手的发展也很好,每年都会有全国性的太极推手比赛,只是许多人不了解而已。

  套路和散打是两个体系

责任编辑:Mc喊麦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